“透析社会抚养费”之三: 社会抚养费一年征收250亿?

  • 2016-04-20 09:01
  • 来源:

近年来,社会抚养费的规模和去向一直笼罩着厚厚的迷雾,少被人知。今天我们就细细剖析一番,看社会抚养费这块蛋糕到底有多大。

按理说,这个问题并非国家机密。但是,多年来社会抚养费的规模和相关数据一直没有比较明确清晰的公开信息。这导致来自民众的质疑很多。大家疑虑,公民连这笔钱有多少都不知道,更何谈知道这笔钱的具体去向呢?

标准混乱难测清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口学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实要测算出社会抚养费的总额从技术上是可行的,只要知道超生人数、社会抚养费征收到位率、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就可以。但事实上,除非有关部门主动公开,要测知社会抚养费总额非常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各地征收标准混乱不一。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没有规定具体的征收数额,只是规定了征收的参考基本标准,即当地城乡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时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至于具体征收标准,由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自行规定。

大家都知道,社会抚养费虽然从定义上说,是政府向超生者征收的补偿性资金。它不是针对违法或者错误行为的罚款,而是针对一种可选择的权利行为征收的费用。但在实际操作上,社会抚养费成为推行计划生育最为直接的抓手,被当做一种惩戒手段。既然是惩戒手段,征收标准当然就不会定的太低。因为费用太低,惩戒效果自然就无法体现。

于是我们看到,各省目前在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上出现两个特点:突出惩戒功能和标准混乱不一。第一财经查询各地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发现,按照上一年度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为核定基数,各省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准从1倍到10倍之间,悬殊非常大。而且即使在同一个省份内,征收标准也存在很大差异。比如,新疆的征收标准为1至8倍。辽宁省的征收标准为计征基数的5至10倍;北京为3到10倍;广东省为3到6倍。

这也就是说,超生一个孩子至少要征收数额相当于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费用,更多的被征收6年,甚至10年。社会抚养费的惩戒力度可见一斑。如果超生的孩子数量更多或者超生者的收入水平更高,还被征收更多的社会抚养费。

分析一下张艺谋2014年缴纳的那张高达748万元、被称为“中国社会抚养费第一单”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单就可以看出其严厉程度。

张艺谋分别于2001年、2004年和2006年非婚生育三个孩子。其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大致推算如下:

2000年,张艺谋实际收入为2760元,低于当年无锡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603元,应按后者的3倍征缴,即8603元×3=25809元;

2003年,张艺谋实际收入约106万元,应按基本标准11647元的8倍征缴,同时对其超出人均可支配收入部分还要以2倍征缴,即11647元×8+(1060000元-11647元)×2=2189882元;

2005年,张艺谋实际收入约251万元,应按基本标准16005元的8倍征缴,同时对其超出人均可支配收入部分还要以2倍征缴,即16005元×8+(2510000元-16005元)×2=5116030元。

这张账单着实令人咋舌,其威慑力度也相当大。

蛋糕到底多大?

征收标准这么高,那么社会抚养费的总量到底有多大呢?无论是卫计部门还是财政部门都没有公开相关数据,媒体的报道也很少且含糊。

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人口学者何亚福推算,从1980年到现在,若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由此可以计算得出:1.5亿至2亿超生人口的超生罚款总额是1.5万亿至2万亿元。

确实,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执法机关,都倾向于把社会抚养费看做超生罚款。为了更加客观公正,我们还是从1992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财政部、国家物价局联合颁布《计划外生育费管理办法》为时间点(计划外生育费是社会抚养费的前身)来看看这笔款项的规模到底有多大。

2013年7月,浙江律师吴有水曾经向31个省市申请社会抚养费相关信息公开,仅有部分省份提供了社会抚养费总额一项信息,其他信息都未提供。9月,14位女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

截止到2013年底,在外力促请之下,有24个省公布了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收额,总数为200.98亿元。如果这个数字属实,那么可以推算,每年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额可能达到250亿元甚至更高。

同一年,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全国9省市45个县进行的社会抚养费专项审计报告,算是部分地揭开了蒙在社会抚养费上的神秘面纱。

根据审计,甘肃、陕西、湖南、湖北、四川、河北等9省市的45个县,从2009年到2012年5月底,共向30余万人征收约27.8亿元的社会抚养费,人均9266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审计主要针对目标县的乡镇,而且不少是农村人均收入较低的西部省份,其实际征收额度比东部省份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差距悬殊。以北京为例,各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略有差异,但基本也在二三十万元的水平。

因此,从国家审计署此次审计结果中还难以比较精确地推算出社会抚养费的全国征收总额,但是可以确定无疑地说,这是一笔每年征收额高达数百亿元的巨额资金。对于这样一大笔民众关注度极高的特殊资金,其规模和去向,完全有必要主动向社会公开。有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对于社会抚养费,要像晒“三公”那样,征收、支出明细都要见光,接受专项审计。社会抚养费到底用到哪里了?社会抚养费,到底最终抚养了谁?请关注“透析社会抚养费”系列报道之四。一位内部人的报料将展示出社会抚养费流向中隐藏最深的秘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