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黑粽子窝点:日产上万个 非法添加甜蜜素

  • 2016-06-07 09:24
  • 来源:法制晚报

  

 

  丰台食药监局查抄时,当场发现严禁加入粽子里的甜蜜素

  

记者暗访黑粽子窝点:日产上万个 非法添加甜蜜素

 

  一家窝点内部,包粽子的工人抽着烟干活

  法制晚报讯(本报暗访组) 拒绝客户自提、藏身拆迁后出租大院、外人进门先盘问清楚、工人抽着烟光着膀子包粽子……

  根据读者提供的信息,《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暗访发现,在丰台区万柳桥附近藏有3家非法加工粽子的窝点,其中一家能日产上万个。

  记者辗转拿到窝点生产的粽子,丰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测发现,其含国家严禁添加的食品添加剂——甜蜜素,经常食用将对人体的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特别是会威胁到老人、孩子、孕妇的健康。

  6月1日,丰台食药监局联合丰台公安分局对3家窝点进行了查抄,共查扣1.7万余个粽子,并已于第二天送到专业场地销毁。

  读者爆料 吃粽子结果手都是甜的

  前不久,丰台嘉园三里居民郭女士,在小区附近的北甲地综合市场正宗山东馒头房,以1元/个的价格,购买了15个糯米小枣粽子。

  食用后,全家人发现拿过粽子的手是甜的。糯米小枣粽子只有包在里面的小枣是甜的,最多经过蒸煮后包裹在小枣周围的糯米是甜的,手没有接触到小枣和小枣周围的糯米不可能染上甜味。

  于是,郭女士上网搜索后,怀疑自己买的粽子有可能被添加了甜蜜素——蒸煮时向水中放该物质,使得粽叶被染甜,手接触到粽叶进而也发甜。

  第二天,郭女士找到了该馒头房。老板称,粽子是从外面进的货。

  记者调查 馒头房称不知产自何处

  根据郭女士的反映,5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丰台马家堡西路的北甲地综合市场,很快便在市场东门附近找到了那家正宗山东馒头房。

  馒头房坐南朝北,一排两间门面,一间用来销售,一间用来加工馒头等主食。记者看到该馒头房正在销售的粽子有3个品种,一种是小枣的,一种是豆沙的,第三种是蜜枣的。小枣、豆沙的1元一个,蜜枣的1.5元一个。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对馒头房老板称,眼下正在附近一家早市卖粽子,销量可以,想向他打听一下他卖的这粽子是哪进的,进价如何。

  馒头房老板说,粽子每天早晨送货,豆沙、小枣的每个六毛五,蜜枣的每个一块。至于这些粽子在哪加工的,谁加工的,他不知道,也从没打听过。

  加工点老板多次拒自取

  5月21日早6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北甲地综合市场,刚进市场大门,就看见一辆电动三轮车从馒头房向大门驶来。注意到车上堆放着十多袋粽叶,记者赶紧将电动三轮喊停。

  三轮司机是个年轻人,当记者表示想联系订购粽子时,男子称他做不了主,让记者与老板联系。记者说没有老板的联系电话,请他提供。他说馒头房老板有,让记者找馒头房老板去要。

  对此,记者表示:“我就在市场附近批卖馒头、粽子,与馒头房竞争,他不告诉我。”于是,三轮司机告诉记者老板姓石,并将其电话告诉了记者。

  令人奇怪的是,他还叮嘱记者,千万不要说是他提供的老板电话,因为老板有话,不向不知底细的人提供电话。

  “给老板招揽业务本身是好事。”记者问:“为什么不让提供电话?”三轮司机称:“怕出事。”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问三轮司机完事回哪儿?三轮司机顺话搭腔说万柳桥。记者赶紧追问道:“万柳桥什么地方?”三轮司机意识到说漏了嘴,赶紧扭转话题,说要粽子的话,给石老板打电话。

  当天,记者以订购粽子为名,与石老板取得联系。订购粽子后,记者提出自取,让石老板告诉加工地点的行车路线。石老板表示不需要自取,他可以安排人送货。

  记者称自取很方便,而且时间还好掌握,坚持自取。石老板依旧严词拒绝:“如果这样就算了,你还是看看别人家的粽子吧。”

  粽叶垃圾暴露了黑窝点

  由于不能通过订购粽子找到该加工窝点,于是,记者决定以万柳桥为中心,在周围3公里的范围展开寻找。

  万柳桥北侧是柳村,目前柳村已被拆迁,不过还留有几处出租大院,周围空出来的地面被废品回收户占据,搭盖了一些简易的棚子,用来回收堆积废品。

  这些出租大院引起了记者的注意。5月23日下午,记者终于在靠近柳村铁路的一出租大院附近,发现了大量的粽叶垃圾,说明黑窝点很有可能就在附近。

  不久,记者看到一辆金杯面包车驶来停在院门口。院里陆续有三轮车出来停靠在金杯旁,司机将车后门打开,原来里面装满了粽子叶。

  周围人将金杯车上的粽叶装上三轮车,随后拉进大院。

  打入窝点 想进门结果遭到盘问

  5月24日中午,记者以订购粽子的名义再次来到位于柳村铁路北侧的出租大院。

  从外面观察,该大院面积占地约有几十亩,里面是间距很小的排房,显得很拥挤。院门不大,机动车无法进入。

  在院门口,记者遇到两个正要出门、年纪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当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打听谁家做粽子向外批发时,一个上身穿白衬衣的女孩子骑车出来,指着另一个骑车的女孩子,对记者说:“她家做粽子。”

  另一个骑车的女孩子则停下问记者:“你们哪的?”记者称:“马家堡市场的。”

  女子对马家堡市场好像有所了解,又追问:“马家堡有好几家市场,你们到底是哪家的?”记者说:“靠近博爱医院的那家。”女子说她知道那家市场,还说以前曾在那里批发过元宵。

  此时,女子警惕性有所放松:“现在查得可紧了,按说不该让你们进去看。”说着,她示意记者等等,需先进去打个招呼。

  光膀男人叼着烟包粽子

  在女子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这个人口密集的出租大院。左拐走过一排房,就是一个通道。只见,通道的尽头摆放着几个大盆和高约0.8米的不锈钢大桶,五六个人围在一起正在忙碌,女子对记者说那是别人家。

  女子带着记者沿通道走了十几米向左拐进另一条通道,一直向前最后来到她家。

  她家也位于通道的尽头,右侧是两间敞开门的屋子,其中一间屋里有3个光膀子的男子正围坐一个装满糯米的大盆旁包粽子,其中一男子嘴里还叼着烟。

  只见他们包粽子的动作非常娴熟,装米、放枣、裹粽叶、捆扎几乎是一气呵成。据窝点老板介绍,这些包粽子工一分钟可以包6个粽子。

  在该窝点,记者看到两个炉子正在蒸煮粽子。蒸煮粽子的蒸锅就是不锈钢大桶,里面装满了粽子,上面用塑料布捆扎,就像一个巨大的高压锅。老板介绍,一个大桶一次可以蒸煮500多个粽子,3至4个小时就能熟。

  一个窝点每日能产万个

  记者注意到,该窝点到处都是包好的粽子,有的还在大桶里浸泡着,有的已经装进塑料袋打好包,准备外送。该老板对记者称,他共有小枣、豆沙、蜜枣3个品种,每天可以加工上万个。

  其中,小枣、豆沙批发每个0.65元,蜜枣每个0.9元,免费送货。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问他有没有往里面添加甜蜜素,遭到对方断然否认,表示绝不会添加。

  在该窝点左侧,有一个小门通向另一条通道,也是大院最北侧的通道。记者通过小门发现里面也有人正在加工粽子,于是,提出进去看看,结果被老板拦下,说里面是另一家,不是他的。

  临别时,记者向老板索要联系电话,结果发现对方就是记者曾经联系过的石老板。

  官方检测 发现其非法添加甜蜜素

  5月30日,记者将隐藏在丰台柳村出租大院的3个粽子加工窝点向丰台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了举报。

  丰台食药监局对此非常重视,专门进行了研究和部署。为了加大打击力度,食药监局领导提出对该窝点的粽子进行先期检测。

  当天,记者以订购粽子的名义联系了石老板,并约定第二天早晨,石老板在给北甲地综合市场送粽子时,将记者订购的3种粽子一同送到馒头房。

  5月31日上午,记者顺利拿到石老板窝点加工生产的粽子。丰台食药监局对此进行了初步检测,结果发现了甜蜜素。

  据丰台食药监局工作人员介绍,“甜蜜素”属于人工合成的一种甜味剂,其甜度为蔗糖的30倍,而价格仅为蔗糖的三分之一。

  消费者如果经常食用甜蜜素含量超标的饮料或其他食品,会对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特别是对代谢排毒能力较弱的老人、孕妇、小孩危害更明显。

  根据我国相关标准规定,作为食品添加剂的甜蜜素是不能在米、面等食物制品中检出,否则视为非法添加。

  现场查抄 1.7万粽子被一锅端掉

  6月1日下午两点左右,丰台食药监局联合丰台公安分局经侦大队食药中队的警察来到南三环万柳桥北侧的窝点。

  当执法队员抵达查抄现场时,3家窝点的工人们还在紧张忙碌地包粽子、煮粽子。待执法人员来到院子最深处,也就是之前暗访时到的那家制作粽子的窝点时,包粽子的工人趁混乱已不知去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