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朔:京都职人记

  • 2019-11-07 18:24
  • 来源:第一财经

秦朔朋友圈和第一财经公益基金会合作的“全球商业文明之旅”9月16日正式开始。第一站是日本的千年古城——京都(Kyoto)。

之前没去过京都。想去,和两个人有关。一个是川端康成。他凭《古都》《雪国》和《千只鹤》三部小说获得了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古都》的背景就是京都,他希望借这部作品“探访日本的故乡”。诺奖颁奖辞说:“《古都》以毫不夸张的感伤,动人心弦的手法,将神社佛阁、工匠荟萃的古老街道、庭院、植物园等种种风物,敏锐而精细地表现出来,作品充满了诗情画意。”

另一个人是乔布斯。他对京都怀有深情,曾说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就是京都的花园。京都岚山的西芳寺也是他的大爱。1985年乔布斯被苹果公司董事会赶走,人生陷入低谷,想到日本去修行,他的禅宗老师乙川弘文劝他说,“禅是自我内心的修行,生活在僧院与生活在企业并没有多少差别”,助他重整旗鼓。

我喜欢川端康成和乔布斯。我想,无论文化还是商业,京都都值得好好体验一番。

职人文化发祥地

京都面积为828平方千米,人口147万,2018年人均GDP接近4.2万美元。

公元794年,桓武天皇将首都迁到京都(当时叫平安京),模仿唐代长安而建造,到1868年东京奠都,京都一直是日本首都,是日本人的精神家乡和文化象征。19世纪80年代后,京都开始近代化之旅,在日本首创小学,派遣织布工匠到西欧学习,用先进技术武装锦缎、印花、瓷器等传统产业,开凿水路,拓宽道路,铺设电气铁路。但与此同时,京都并未一边倒地西化,而是活用“首都的记忆”,打造文化城市,保护名胜古迹,确立了京都作为“景致地区”、“美观地区”的一系列制度。传统之美和都市活力的结合,是京都的一个突出特点。

“全球商业文明之旅”选择京都的原因是,京都是日本手工艺之都,有很多延续数百年的老铺,也是“职人文化”的发祥地。职人相当于中国的匠人,英文翻成craftsman或artisan,他们凭着精湛的手艺和日复一日的坚持,形成了一种“劳身”的手艺传统,尽力把产品做得无可挑剔,并让美在日常用品中呈现出来。

中国有很多“京都迷”,京都不少职人都来过中国。中国游客、工匠、文化研究者对京都职人身上体现出的“时间的艺术”,以及一生悬命的坚持和从容不迫的“慢精态度”有着高度评价。但我做资料准备时也发现,职人数量过去几十年一直在减少,市场萎缩,今天很有活力的京都手工艺品牌,大都是通过创新才让老树发新芽的。

走进京都前,我隐隐约约觉得,传统文化要代代相传,成为“活的东西”(living product),不仅要渗入职人的心血,也要注入创新的元素。

经过一周访问离开京都时,无意中翻看一家老铺“公长斋小菅”的手册,看到这样一条创作理念——古典与现代的融合:传统来自一系列的创新。(Tradition comes from the succession of innovations)

此说于我心有戚戚。这也是我们京都之行的最大收获。

下面,我用在京都实地采访的几个案例来做说明。

西阵织的细尾真孝

西阵织是从京都的西阵地区发展出来的一种高级织物,已有千年历史,是日本的国宝级传统工艺品。最早为皇室、贵族、僧侣等定做织布,100年前开拓了和服和腰带的批发生意。今天日本的国会议事堂、最高法院、国立剧场等内装中都有西阵织。

西阵织以织法复杂著称,采取“先染”工艺(丝线先染色再织成图样),工序多达20多道,如果完全按传统技术,织匠一个小时只能织10厘米。有的复杂图案要用几千种丝线才能完成编织。日本有句俗语,“吃穷在大阪,穿穷在京都”,说的就是西阵织的费工费力和昂贵。

由于和服需求收缩,传统织机老化,西阵织逐渐衰退。据京都市政府数据,1990年西阵织从业人员有1.2万多人,有织机7823台;2002年分别减少至5764人和3635台;2011年再减至3126人和1690台,平均每个作坊的从业者不到9人。

我在京都的第一位采访对象,是1688年成立的“细尾织物”的第12代传人,80后的细尾真孝。他是西阵织的改革者和创新者,他们公司现在有50多人,其中职人有15人。

“细尾织物”的第12代传人、80后的细尾真孝是西阵织的改革者和创新者

细尾真孝说,他们家最早是为德川幕府的将军和武士制作和服的,但到他这一代,人们不愿穿和服,30年间市场减少了九成。作为摇滚发烧友的他一开始也没有想过做西阵织。他做乐队,和朋友一起创业,但都不挣钱,于是眼光又向内转。他觉得西阵织太传统,想用创意赋予它新的价值。

细尾真孝的创新包括:

1.参加国际性时尚家居设计展览会,和外部设计师合作。传统和服布料的宽度只有30多厘米,在2008年的巴黎展上,经常和奢侈品品牌合作的建筑师Peter Marino看中了细尾的布料,但要求宽幅要达到1.5米。为此,细尾开始制作宽幅布料,仅制作能适应新尺寸的织机就花了一年,再用西阵织技法设计出新面料。这些面料被用于Dior在全球90家店铺的墙壁和椅子。他回忆说:“有一天晚上飞到纽约,到Dior旗舰店时已经夜里1点了,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整面墙都是我们的布料,很震撼也很感动。”从此他开始和多个奢侈品品牌合作,涉及家居、钱包、箱子、鞋子等等。莱卡相机也穿上了西阵织的外套。细尾还与一些艺术项目合作,与丹麦的设计师工作室合作以加入更多现代元素,并直接为艺术家和设计师提供面料,如日本男装设计师品牌三原裕康,Lady Gaga的鞋类设计师串野真也。

2.和科技结合,在面料上不断创新。比如开发了随着体温变化纹样也变化的面料,加入传感器的面料,融入了水母的DNA、夜间关灯时也可以发光的面料,加入金箔银箔后可以听得见响声的面料(织响)。细尾正和科研机构合作,试图加入蜘蛛丝的DNA以增加织物强度,他说将来的织物很柔软,但可能比钢铁还坚韧。这些创新,细尾和大学、研究所一起申请专利。

3.和消费者进行更多更直接的沟通。“细尾织物”(HOSOO)刚刚开了一家新零售店,楼上是西阵织博物馆和办公室。零售店在一个街角处,周围用泥土砌成的墙围着,泥土有四种颜色,在京都四个地区取得,然后加热。细尾真孝说,这是他弟弟设计的,随着时间推移,你会看到泥土颜色的变化。零售店又是展示和体验店,古老的音乐弥漫,如美的灵魂萦绕不散。在细尾真孝看来,无论是直接和奢侈品品牌合作,还是开设零售店,都是要越过经销商,直接与顾客沟通。

“细尾织物”(HOSOO)的新零售店

细尾说,目前全年营收的80%还是来自和服,20%来自家居、鞋子、钱包等。他希望,五年后能够做到一半对一半。

一泽帆布的一泽信三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