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到底有多贵?A股2017年以来10笔“分手费”超百亿

  • 2018-01-13 06:21
  • 来源:中国网财经

金溢科技老板娘“分走”逾2亿元

1月8日晚间,上市不足8个月的金溢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兼总经理罗瑞发与王丽娟已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根据《离婚股份分割的安排》,罗瑞发名下持有的深圳市敏行电子有限公司94%的股权,离婚后归罗瑞发所有;罗瑞发名下持有的1320万股金溢科技股票,离婚后罗瑞发和王丽娟各享有50%,即660万股。

若按公告发布当天(1月8日)金溢科技的收盘价31.65元/股来计算,王丽娟分得的660万股份市值约为2.09亿元。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管密集婚变

事实上,类似金溢科技的天价离婚事件在A股市场时有发生。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年初至今,A股已出现了10起实控人、高管离婚事件,因此产生的“分手费”合计超过百亿元。

2017年1月4日,一心堂控股股东阮鸿献、刘琼离婚,两人按解除婚姻关系前所持有的上市公司所有权进行分割,阮鸿献、刘琼分别持有一心堂33.75%、18.37%的股份,按一心堂停牌前110亿元的市值计算,二人持股市值分别为37亿元和20亿元。

同月底,梦洁股份实控人、董事长姜天武与伍静签署离婚协议,姜天武将市值约10.24亿元股票分割至伍静名下。

2017年3月31日,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夫妇离婚,其股份分割为:黄红云持有金科股份9.55%的股权;陶虹遐持有其2.49%的股权;黄红云、陶虹遐通过重庆金科控股持有其14.2%的股权,其中黄红云持有金科控股51%股权,陶虹遐持有金科控股49%股权。按照金科股份当天5.84元的收盘价来算,陶虹遐拿走的这笔“分手费”约29.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保持控股股东地位,黄红云、陶虹遐离婚后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

2017年6月22日,赢时胜董事鄢建兵与黄熠离婚,鄢建兵将27836150股(占总股本的3.75%)公司股份过户给黄熠,按当天的收盘价计算,上述过户股份价值约3.38亿元。

2017年6月28日下午,华测检测董事长万峰离婚,其向前妻于翠萍分割7800万股,据了解,华测检测当天收盘价为4.7元/股,以此计算,于翠萍分走的这部分股权市值约为3.67亿元的股份。

2017年10月10日,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演员赵薇的哥哥赵健与妻子陈蓉离婚,根据公告,赵健分割给了陈蓉1921万股,占总股本的4.81%。按照10月10日唐德影视的收盘价27.5元/股计算,陈蓉所分得的股份市值约5.2亿元。

2017年10月17日,麦迪科技实际控制人翁康离婚,翁康拟将直接持有的1973万股公司股份中的771万股转至其前妻名下,过户股票市值约3.07亿元。

2017年12月,华昌达两名实际控制人颜华、罗慧离婚。颜华将1.54亿股分割给罗慧。按照华昌达当前17.12元股价计算,罗慧获得的股份价值达26亿元。

不过,目前A股最贵“分手费”记录仍由昆仑万维周亚辉离婚事件保持。资料显示,2016年昆仑万维实际控制人周亚辉与妻子李琼离婚,根据财产分割约定,李琼拿走了周亚辉2.78亿股,以昆仑万维9月13日的收盘价(26.44元)计算,李琼分走的这部分股权价值73.5亿元。

或为“减持”铺路

对于上市公司频频出现的离婚案,有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借助借助离婚进行股份分割,进而铺路减持的可能。

“分割之后双方或是其中一方,持股比例低于5%,以后减持会有很多便利。”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持股比例高于5%又未分割,减持时需要履行披露义务,一经披露会引发股价波动甚至监管关注。而证监会2017年5月27日发布减持新规也显示,将重点对上市公司5%以上股东、控股股东等大股东减持进行限制。

以赢时胜董事鄢建兵与黄熠的离婚案为例, 鄢建兵原持有公司8.1%的有限售流通股,离婚后旗下3.75%的股份过户给前妻。权益变动后,鄢建兵持有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4.35%,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不过,因鄢建兵身为董事,其后续减持行为依然受减持新规约束,但过户给前妻的持股则不受减持新规约束。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上市公司股东、高管离婚都是为了减持,上市业内人士表示:“是否与减持有关,最重要的是看分割后的股权安排,只要没有违法违规,投资者也不必反应过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