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年复牌首日遭爱康国宾踢馆

  • 2016-05-25 13:59
  • 来源:北京商报

3

422

窃取商业机密、董事长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在过去近3个月时间里,美年大健康在收购的关键节点频遭爱康国宾踢馆。昨日,停牌逾半年之久的美年大健康在复牌首日再次收到爱康国宾寄来的重磅炸弹:爱康国宾已对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美年大健康全资子公司上海美东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东公司”)侵害爱康国宾的健康体检软件系统著作权的行为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损失合计人民币5300万元。这已经是美年大健康与爱康国宾的私有化之战胶着之时,爱康国宾第三次通过诉讼形式向美年大健康发难。业内认为,两大巨头间的较量已经超出了正常商业竞争的范畴。

美年复牌日吃诉讼官司

昨日,爱康国宾召开媒体发布会,披露公司已于今年4月底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控告美年大健康、美东公司、美东公司副总经理王海峰及上海圣嘉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嘉门诊部”)侵害爱康国宾体检软件著作权。在要求赔偿的同时,爱康国宾同时要求美年大健康旗下近200家体检中心及圣嘉门诊部停止使用并删除涉嫌侵权软件,相关被告登报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目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爱康国宾表示,该体检软件系统由集团技术团队和医疗团队开发,著作权由企业独享。2014年初,参与开发该软件系统的技术团队负责人王海峰受美东公司和美年大健康的招揽,从爱康国宾集团离职,加入美东公司并负责开发健康体检软件系统。但王海峰开发的软件并非原创,而是将从爱康国宾取得的被侵权软件及相关文档等资料稍加调整后炮制出的侵权软件。作为美年大健康的全资子公司,美东公司将侵权软件部署到美年大健康在全国的各个体检中心,并将侵权软件对外销售给诸如圣嘉门诊部等其他体检机构,从中获取高额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昨日是美年大健康自2015年8月31日开启重组停牌以来的首个复牌日,选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披露商业机密案事宜,爱康国宾的用意着实引人遐想。昨日,美年大健康开盘“一”字跌停,跌幅一度超过8%,最后收盘报29.95元,跌0.92元,跌幅为2.98%。尽管美年大健康相关负责人未表明爱康国宾的踢馆对美年大健康股价的影响,但爱康国宾此举在业内看来,已经对美年大健康构成了影响,似乎更意在扰乱美年大健康收购爱康国宾的进程。

两大巨头上演无间道

对于爱康国宾的指控,美年大健康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反击,并表示爱康国宾所谓的侵权软件系统由公司现任副总裁张胜江及其团队自主研发,并于2011年进行了软件著作权登记。爱康国宾指控美年大健康侵犯软件著作权并无依据,且“极其荒唐可笑”。

同时,美年大健康表示,自公司参与竞购爱康国宾私有化的买方团后,爱康国宾在近3个月内已连续3次在收购关键时点,以及美年大健康公告复牌的第一天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形式,通过制造所谓诉讼、举报事宜散布不实言论、滥用诉讼,对美年大健康进行恶意中伤,企图诋毁、破坏和干扰公司的商业信誉和正常商业活动,以达到阻挠和破坏收购的目的。美年大健康将对爱康国宾多次恶意诽谤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提起商业诋毁诉讼。而企业参与的买方团收购爱康国宾的正常程序都在有序稳步中推进。“美年大健康完成行业整合的决心坚定不移,不会受任何因素的干扰和影响。” 

实际上,今年1月,爱康国宾就曾将美年大健康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所有损失合计人民币5000万元。爱康国宾指出,曾供职于爱康国宾技术部体检软件部门、后被美年大健康挖脚的牟元茂涉嫌窃取爱康国宾的商业秘密,进而低价竞标,造成爱康国宾团体客户流失。当时,美年大健康的反击和现在如出一辙:爱康国宾在美年大健康参与私有化进程的关键时期,提起诉讼并带有非常明显的恶意关联及蓄意炒作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两起商业机密剽窃案的被告方都曾供职于爱康国宾,后跳槽至美年大健康的关键部门。这两起诉讼现已发酵为一场商业版的无间道。尽管爱康国宾将诉讼归因于为未来的互联网平台战略保驾护航,但医药行业专家岳锋认为,加上不久之前爱康国宾举报美年大健康违反反垄断法一事,频繁的诉讼更像是在刻意扰乱美年大健康对爱康国宾的收购进程。此前,爱康国宾已经将私有化价格从17.8美元/ADS上升到22美元/ADS,而美年大健康很快就将价格提高到25美元/ADS。

另有图谋的官司之争

“医疗健康机构之间只有适当的竞争,才能维持行业的良性发展。爱康国宾将致力于保护消费者利益,且有独立发展的能力。在生命与资本之间,恶意的资本应该为生命开路。”这样的“表白”出自爱康国宾董事长兼CEO张黎刚之口。

2015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爱康国宾宣布将进行私有化。美年大健康借壳的A股公司江苏三友多次报价,均高于张黎刚给出的价格。有业内人士透露,在中概股私有化过程中,大股东如果拥有维持其在股东会的决策优势,那么其他势力的私有化要约将不具有竞争力,但存在要约价格被大幅抬高的局面。

岳锋认为,通过一系列资本市场以外的斗争,爱康国宾意在为私有化争取筹码并赢得更多的时间。面对擅长并购的美年大健康,张黎刚为了保住决策权有可能提高收购价格,但这将加大爱康国宾的资金链压力。另一方面,由于收购进程进展缓慢,美年大健康在近日收到了深交所中小板管理部发出的询问函,对长期停牌、2015年报提出质疑。“现在,两位巨头的战争已经蔓延到了资本市场以外,超出了正常商业竞争的范畴。但是这些诉讼和指控的背后指向的仍是资本之战。”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潇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