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长余:退市治理是目前A股市场的软肋

  • 2017-04-22 20:25
  • 来源:经济参考报

  胡鞍钢:

  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时,央企面临着来自企业内部和外部的各种共性问题与挑战,以及不同领域中的不同问题和挑战。例如,央企海外发展的激励机制、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能力不足,对所在国缺乏详细了解,表现出明显“水土不服”。加上沿线国家地缘政治复杂,风险突出,国内各项与全球化相关制度环境改革缓慢或停滞不前,都对央企进一步“走出去”形成了巨大的挑战。未来急需进一步转变经营方式,在政府层面建立协调与扶持机制,在企业层面完善管理与统筹机制,创新完善金融支持,加强合作意识,提高规划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

  袁立:

  作为央企,践行“一带一路”倡议是企业的责任所在。同时,“一带一路”倡议为企业“走出去”带来了巨大商机。央企在“走出去”潮流中发挥的是航母的作用,通过建设工业园区等做法为民营企业打造平台、拓展空间。央企作为开拓者,也需要大量民营企业后续跟上,这样才能形成规模和可持续发展。央企在体量、抗风险能力和对外关系等方面拥有优势,民营企业在各自的领域有专长,双方携手“走出去”,可以合作共赢。

  贾晋京:

  “一带一路”作为我国发起的促进区域经济合作倡议,也可以看作区域一体化安排,但它不是区域性经济贸易安排,更不是区域集团化,而是一种新型的区域一体化道路;它是一条不同于传统的“从宏观到微观一体化”思路,转而倡导“从微观到宏观”的区域一体化新路;它不仅是区域一体化的新道路,还将为未来的区域一体化乃至全球化提供新的标准。

  王宁:

  随着我国人工、土地等各种要素成本的上升,技术后发优势的缩减,国内产业资本寻求转型升级的意愿非常迫切。金融危机后的美元宽松周期2014年下半年以来逐步退出,利率走上反弹之路,制造业也存在回流美国的趋势。这种趋严的外部环境同时加剧了我国转型升级的迫切性。“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我国制造业产业升级,提升产品竞争力与国际份额,特别是可以在“一带一路”区域与外资品牌展开竞争,出口我国制造汽车、家电、手机等消费品,从而最大限度地配合资金、基建出海,形成良性循环,最大化产业资本联合效率。

  鹿长余:

  退市治理,是目前A股市场的软肋,无论什么样的公司,只要上市,不管怎么没有价值、怎么亏损,就是赖在市场上不退市,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要想发挥资本市场的正常功能,必须加强退市管理。交易所有可能在2017年上半年就推出上市公司退市细则。面对这种情况,股票市场会提前做出反应,当下最危险的是那些长期市盈率几百乃至上千倍的微利股,它们最可能成为未来A股市场的“仙股”,其面临的下跌风险是巨大的。因为监管层现在提倡的是价值投资,已经堵死了“忽悠式重组”这条路。

  杨国英:

  农产品的品牌推进,说到底要解决的是成本困境,但这恰恰是电商、物流的优势。一方面,我国电商平台有巨大的流量,平台本身又有较强的品牌认可度,从而能够有效降低供需对接的信息成本、信任成本;另一方面,受益于电商平台的快速发展,我国的物流产业的成熟度也已经非常高,物流效率逐年提升,成本逐年下降,物流网络对农村偏远地区的铺展和覆盖能力也逐渐加强。此外,物流网络在农产品产出地区的利用是双向的,它可以帮助农产品走出去,也能够将农村需要的生产、生活资料引进来,这就提高了物流网络的利用效率。所有这些优化成本的优势条件,都有助于冲销农产品生产环节小、散、乱状况造成的品控、运输等环节上高成本问题。

  曹中铭:

  证券法修订关注的一个焦点应为投资者保护。事实上,无论是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也好、现金分红制度也好,还是推出注册制也好,最终都会牵涉投资者保护的问题。提高违法违规成本,是市场一直在呼吁的,在对违规者进行严惩的同时,提高违法违规成本事实上也是对投资者进行保护。像现金分红制度,上市公司分红回报投资者,投资者能获取实实在在的利益。而且,如果证券法修订强化上市公司的现金分红,那么对于上市公司的高送转将是一种间接的冲击,而高送转呈现出来的众多弊端已无须多言。

  皮海洲:

  贵州茅台站上400元并非是价值投资理念的胜利,恰恰相反,它是价值投资走向尽头的表现,是市场对贵州茅台的价值投资演化成投机炒作的结果。因为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蓝筹股不是用来炒的,而是用来投资的。但目前贵州茅台对于市场来说,明显是投资的因素在减少,而投机炒作的因素在增加。市场对贵州茅台的炒作只不过是以蓝筹股的名义、以价值投资的名义来进行罢了。

  葛音:

  “债券通”无疑是继“沪港通”“深港通”之后我国开放金融市场的又一重大举措,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市场开放举措之一,也将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一步。从“沪港通”的经验来看,为了确保“债券通”顺利开通,监管机构有必要尽早在法律层面对境外投资者关心的一系列问题进行澄清和确认,并在相关规定出台前充分征求和听取业界的意见,以打消境外投资者的顾虑。在目前的监管框架下,境外投资者必须在境内委托合格的结算代理人进行交易和结算,这一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境外投资者参与投资的热情。“债券通”的关键将在于允许境外投资者在境外即可投资于境内人民币债券,有望从根本上实现境外投资的便利化,从而大幅提高境外投资的规模。

  沈达理:

  我国企业如果想在智能制造领域提升竞争力,首先,企业要持续研发,并且做研发的时候必须努力寻找一个国家、一个市场最真实的需求。研发说到底最终要为人服务。所以长期来看,企业的研发和创新应该着眼于解决人类生产和生活中最基本的问题,需要坚持以人为本,回归最基本需求。其次,创新需要沉淀,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经验告诉我们,工业制造类企业如果想要开发一项新的业务、开拓一块新的市场并取得成功,必须要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和沉淀,这一点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需要下苦工夫。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