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5G来敲门:基站进小区难 物业索要30万“协调费”

  • 2019-09-16 14:00
  • 来源:经济观察报

  “8月开始向运营商上报5G项目,没想到的是,大约100个项目报上去,只有2、3个被批下来”,9月3日,高波对经济观察报称,5G商用牌照发放,他们本以为时机终于到了,但开展建设后,却发现是另一番景象。

  高波是北京一家通信技术公司的项目经理。他所在的公司被业内称作“二级运营商”,一边承接电信运营商和中国铁塔在北京的移动通信基站建设任务,另一边洽谈北京医院、高校、商用写字楼及居民社区等机构的5G网安装业务,并最终完成5G基站施工建设。

  高波称,“北京是首批5G覆盖的中心区域,但相比4G初期,这一波5G建设显得更冷静”。5G正在诸多动力的推动下快速在中国数十座城市铺开,但是影响5G落地进程的关键基础设施——基站——却被挡在了一些“大门”之外。

  基站是一个包含无线接入网、核心网及相关支撑系统的完整技术体系,也需要更多配套和供应链的成型。室内基站的主要设备是室分系统和小基站,它们分布大型场馆、写字楼、医院、高校、医院室内,大部分被嵌入在距地面一定高度的墙上或天花板上,由于信号覆盖能力和穿透能力的区别,理论上5G需要数倍的基站才能达到目前4G的覆盖程度。

  影响5G落地的阻力包括市场、技术成熟度等多种因素。

  9月6日,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下称“北京移动”)对经济观察报回复称,在落地5G的过程中,发现一些此前没有遇到的难题,它们影响到了5G的整体建设进展、规模,对后期5G的发展运营也有着直接的影响——其中不仅包括5G建设基站建设的协调、基站用电成本的高涨,还包括垂直行业落地需产业链协同难。

  北京移动表示,“很多业主对5G有误解”。而经济观察报在采访中也发现,开发商和物业基于经营的角度,也有自己的考量,需要权衡诸多利弊。

  成为阻碍的不仅有市场方面的原因,也有技术方面的原因,比如能耗过高。一位来自中国移动的人士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运营商考虑到节省电费,虽然北京市的一些区域布置了5G基站,但部分时间段并没上电。此外,5G基站如何进入室内也是一个难点,高波也发现,上报的大部分未批项目都属于室内建设,而室内节奏的放缓也超出了他的预期。

  GSMA(全球移动通信协会)大中华区技术总经理刘鸿分析,5G室内基站在原先系统内很难工作,多方机构正努力推动室内系统的升级,目前纵览各家公司的技术方案有一些新的尝试,但大规模部署确实需要一点时间。

  高波称,从基站的选址、进场、谈合同、施工,每个环节都充满着琐碎问题,但却是5G落地前不可避免的,有的问题在4G进场时也出现过,它们和运营商的规划、用户的态度和技术的进展有密切关系。

  5G施工队的烦恼

  高波所在公司的施工队伍,是开展建设以来,第一批做5G基站生意的人。

  根据不同安装场景,基站可以简单分类为宏站、微基站、小基站和室分系统,有多种形态。较为常见的是,那些矗立在大街小巷基站塔顶部,通常挂着几个灰白色的方形盒子,而那些分布大型场馆、写字楼、医院、高校室内的室分系统,大部分被被嵌在墙上或天花板上。“5G商用牌照发放,我们本以为时机终于到了,于是四处寻求商用写字楼和小区物业资源并洽谈5G建设,希望赶在同业者之前谈成更多项目,并早日报给运营商”,高波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高波的公司在北京有数十家同业者,在高波看来,由于技术门槛并不高,行业竞争激烈。

  高波回忆4G建设初期时,公司生意红火,往往很快得到运营商的审批,然后运营商派自身设计院前往进行站址勘察,选址后就会和机构签建网合同并施工,面对商用写字楼和居民小区,高波做一笔订单只需要一个月时间。

  订单是高波和同事们的重要收入来源,然而现在,当他们筹备5G建设时,他所得到的回复往往是“暂时不建”、“等待规划”等。

  不过,按照运营商的规划,今年底三家运营商公司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13万5G基站,其中中国移动规划5G万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各自规划4万台。

  北京是首批5G建设的中心区域,根据北京通信管理局数据,预计今年底全市建设5G基站超过10000个。截至7月底,铁塔公司已完成建设交付5G基站7863个,运营商开通5G基站6324个。

  根据北京移动9月6日对经济观察报提供数据,公司已在北京建设完成近4000个5G基站,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尚未公开北京5G基站数量,但根据9月10日双方公布的《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双方将在北京以6:4的区域比例合建一张5G网。

  在整体推进的背景下,5G基站的初期建设有所侧重。北京移动表示,布局原则是重点热点区域优先建设,从室外到室内,今后会根据用户及市场的需求部署5G网络。

  9月11日,来自中国电信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在覆盖顺序上,运营商优先满足B端应用合作的机构,例如医院、机场;面向C端,会通过大数据分析,选出一部分高流量、高需求、具有商业价值的区域,在初期阶段作为建设重点,然后再逐步推广到其他区域。

  难以平衡的“协调费”

  北京移动表示,在5G建设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一些此前没有遇到过的难题,这些难题并非运营商自身努力能够克服。

  “并不是今天建个基站明天就有网,中间涉及很多的工程协调问题和商务问题,我们发现,相比室外的宏站,室内的基站安装过程尤其困难”,上述中国电信人士称。

  北京移动表示,很多业主因为对5G的误解,即便在已有4G的现有站点上新增,也会设置种种障碍,或直接拒绝。有的则将5G建设视为“赚钱”的机会,索要高额协调费。

  这里所指的业主,一般是遇到的写字楼或是居民社区的物业机构。协调费也被业内称“配合费”,运营商在5G基站落地商用写字楼和居民社区过程中,将协调费连同5G合同费用一起支付给机构物业。高波称,协调费通常根据区域位置、基站建设数量来定,就居民区来说,按照一台宏站50-60万元成本,其中给到社区物业的协调费均价是十几万元,但部分小区物业开出的高价水平达到30万元。

  物业有自己的考量。

  9月11日,李梁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开发商的角度来说,5G费用只能比原先费用高或者平行,否则很难接受。李梁是商用写字楼的物业管理人员,该楼处于北京市二环路一座商业区内,据李梁称,因楼内商户不多,且以文化产业为主,该楼尚未被列入任何一家运营商的首批覆盖范围。“这半年内有至少十几家二级运营商找我谈,大部分人士是来探寻机构5G需求以及商量协调费,但对方的报价却让我们难接受”,李梁表示,大厦物业有多种营收指标和利润要求,总公司规定将往年4G时期将基站协调费算入经营收益,如果到今年5G该项收益变低,反倒会影响整个部门收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