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一轮开放蓄势待发:金融业开放力度超预期

  • 2018-04-16 06:11
  • 来源:经济参考报

  改革和开放相辅相成,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成功实践。当前,改革步入深水区,不少领域开始攻坚克难“啃硬骨头”,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促使改革向更深层次推进。《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我国对外开放将掀开新的篇章。

  一方面,金融业开放将寻求更大力度的突破,确保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落地。另一方面,制造业开放力度加大,汽车行业外资限制放宽在即,相关举措也将在年内落地。与此同时,包括全面实施负面清单、加大知识产权保护、扩大进口等开放举措均在酝酿出台。

  金融业开放力度超预期

  具体措施和时间表明确

  大幅放开金融业成为本轮对外开放的一大亮点。博鳌亚洲论坛明确提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其中包括确保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落地,同时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等内容。

  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更是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易纲还表示,目前沪伦通准备工作进展顺利,争取于2018年内开通。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王燕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此次金融业开放力度大超预期,这意味着未来五年将基本上全线放开金融市场的投资限制。这些举措揭开了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新篇章,也标志着金融业对外开放进入了深水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熊园告诉记者,本次大幅开放金融业传递了两个信号,一是大国自信,我国有能力有信心把金融业开放尺度放得更大;二是我国希望通过开放倒逼改革,从而补齐我国金融业短板。

  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志刚看来,外资金融机构或外资控股放开带来的“鲶鱼效应”将推动国内金融业的改革创新。“金融业扩大开放具有三大意义:一是有助于中国金融业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引入更多金融机构会加快金融行业洗牌,从结构上改善中国金融业效率。二是有助于将中国的高储蓄转换为更加有效的投资。三是可以提升金融服务质量,更好满足投资者和金融服务消费者的需求。”

  王燕武则认为,金融业大幅扩大开放,将吸引更多境外资本进入中国金融业,满足金融机构资金需求,降低债务杠杆水平,改善经营管理能力,促进行业整体竞争力提升;同时,还会促进金融业对外业务增长,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惠及其他行业的外资引进和利用。

  金融业扩大开放是否会冲击国内金融体系?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回答称,我们有信心不会被冲击。“我国金融体系今非昔比,很多金融机构在全球名列前茅。当然,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我们还有很大潜力,境外机构金融创新的水平、能力、风险控制等方面还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东艳也指出,这次提出金融业大幅开放,可能会为金融行业带来一定外部竞争的挑战,但现在中国金融业的竞争实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中国有信心通过服务业的开放创造更多的市场机会,同时也为我们服务业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动力。

  不过,专家也指出,对于金融业对外开放可能带来的风险同样不能掉以轻心。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认为,金融对外开放,不但要“跑得快”,还要“走得稳”,要把握好金融业开放的节奏和力度,防范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

  王志刚也指出,要把握好开放的节奏和路径,把握好金融风险和金融监管能力间的平衡度。一方面,金融监管部门要进行宏观和微观审慎监管的结合,平衡好创新和风险的关系。另一方面,国内金融机构要加快内部改革,全面提高消化风险的能力。“未来金融开放的路径取决于这两方面的改革步伐,需要统筹考虑和积极稳妥推进。”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总裁朱振鑫认为,未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我国金融开放力度势必会逐步加大,增加外汇灵活性、引导跨境资本有序流动等值得期待,但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循序渐进。徐洪才也告诉记者,金融业开放是分步实施,下一步将继续制定并出台具体开放细则。

  易纲在回应金融业开放是否会受到冲击的提问时指出,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我们欢迎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投资和运作,我们将平等地对待国内资本和外国资本。在几年之后,我相信中国市场会更具竞争力,金融业的服务能力会进一步提高,会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我们的监管环境也会更好,金融安全程度也会加强。

  制造业开放再出发

  汽车股比放开在即

  相比开放相对滞后的服务业,我国制造业开放时间较早,程度也比较高,目前已基本开放,保留限制的主要是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博鳌亚洲论坛上释放出明确信号:这些行业已经具备开放基础,下一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要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

  以汽车业为例,改革开放之初,为了保护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采取了“市场换技术”的思路,外资汽车制造厂商在国内遍地开花,国内车企大都选择了中外合资的道路。目前,我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汽车生产和消费国,新能源车发展也很迅猛。据统计,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均接近80万辆,同比增长均超过53%。

  我国汽车外资股比最高不超过50%的限制,源自1994年由国务院印发的汽车工业产业政策中“生产汽车、摩托车整车和发动机产品的中外合资、合作企业的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的规定。并且明确规定,“外国企业同一类整车产品不得在中国建立两家以上合资合作企业”。在2004年版、2009年版汽车产业政策中,也都延续了以上两项限定政策。

  近年来,包括汽车等制造业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方向早已明确,此前国家层面多次作出部署,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部门也早已着手论证研究。外资车企在华布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政策也已经有所松动。2017年6月份,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发布,放开外商成立合资的纯电动车生产企业,可以不受两家的数量限制。此后,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指出,将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