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大难题:谁来当央行行长? 鹰派还是鸽派?

  • 2019-07-05 09:00
  • 来源:环球时报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本报特约记者 成 仲

  “太强硬,太温和,太德国或太法国——问题很复杂”,在欧洲央行行长接班人的选择问题上,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欧洲版如此感叹道。在6月30日至7月1日的彻夜讨论后,28个成员国的领导人们依然没能决定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在内的欧盟新领导层的任命。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欧洲央行行长的人选将会较迟产生,但围绕这一“欧洲货币掌舵人”职位的竞争已经达到最高潮。

  “鹰派还是鸽派”?

  现任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的任期将于今年10月结束,依照欧盟规定,欧洲央行行长任期8年,任何人不能续任和改任。随着新一届欧洲议会的产生,谁将接任德拉吉成为欧盟内部的重要问题。

  在长达数月的明争暗斗后,新行长候选人的名单上只剩下几个名字: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荷兰央行行长克拉斯·纽特、法国央行行长弗朗索瓦·加尔豪与芬兰央行前行长埃尔基·利卡宁。

  51岁的魏德曼在过去8年一直是德国央行的领导者,也曾担任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高级经济顾问。他此前一直明确反对德拉吉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创新,甚至还因此遭到马克龙的批评,这也让市场担忧如果这位“鹰派”接任新行长,可能会带来货币政策上的大变革。相比之下,自2015年11月以来一直负责法国央行的加尔豪支持欧盟目前实施的经济刺激政策,被认为更可能保持与德拉吉政策的一致性。

  在德法候选人之外,荷兰人纽特与芬兰人利卡宁则提供了不同的“非大国选项”,前者应对经济问题的态度强硬,后者则代表了北欧国家的谨慎态度。

  法德的权力之争

  彭博社称,自1998年欧洲央行成立以来,其行长的任命一直由政治决定。“这是一场延续了法国和德国历史性竞争的角逐,是影响力和权力的斗争”,彭博社表示,谁是欧洲央行下一任行长的竞赛正成为德法之间关于欧盟政策制定权的代理权之战。

  欧洲媒体分析认为,尽管魏德曼与加尔豪是最有可能的欧洲央行行长接任者,但他们又有着很大的不可能因素。之所以最新一届的欧盟高层职位迟迟未定,很大程度上由于各国需要达成“一揽子”的整体方案,平衡国籍、政治派别和性别。

  在欧盟委员会主席的竞争中,保守派候选人、德国欧洲议会议员韦伯的呼声较高,也是默克尔力挺的对象。如果韦伯能够获此职位,那么出于平衡考虑,同是德国人的魏德曼就无法再获得另一重要职位。

  与之相比,彭博社认为法国候选人加尔豪的胜率最大。不过,法国人特里谢曾经担任过欧洲央行行长,成员国能否接受第二位法国籍欧洲央行行长还无法确定。彭博社也承认,来自芬兰的利卡宁或许最终能够脱颖而出,成为法德之外的折中选择。

  对市场重要性无人可及

  尽管欧洲央行行长看上去不如欧委会或欧洲理事会主席更有权力,但对市场而言,这一职位的重要性无人可及。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近日撰文称,谁能接任德拉吉的位置,是欧洲各国政府最重要的决定。“甚至比如何处理英国脱欧事务或如何与特朗普打交道更重要”,沃尔夫认为,“欧洲央行的下一任行长可能会在2027年任期结束之时,决定欧元区甚至欧盟的存亡。”

  事实上,即将卸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经“挽救”了一次欧元区。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曾称赞德拉吉为“近几十年来最伟大的欧洲政治家之一”,因为他在2012年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最严重的时刻快速恢复了市场对欧元的信心。

  “欧元区未来几年将面临的挑战——下一次经济衰退或意大利的危机——意味着新行长应是这一领域最出色的男人或女人”,经济学家奥登达尔表示。德国《经济周刊》称,欧盟正面临英国脱欧、全球贸易冲突等多重压力,央行新行长对欧洲的未来尤为重要,因此各国博弈之激烈也史无前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