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 2018-09-16 18:04
  • 来源:央视财经

  可怕!我以为只是租了房,却莫名其妙欠下一身债。。。

  消费者到房屋租赁公司去租房子,缴纳每月的房租,这原本是一件大家早已熟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今年以来,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房屋租赁公司,一夜之间拥有了庞大的资金支持,大幅度扩充聚敛了市场上的出租房源,大量在市场上推出了一种名为“租房贷”的房屋租赁服务。

  随着这一看似创新的金融服务进入租房市场,近期全国多地却发生了多起由于“租房贷”而导致的消费纠纷。。。

  长租公寓爆仓坑惨4000位房东和租客 漂泊一族遭遇租房“陷阱”

  2018年9月1日,“爱公寓”上海分公司总部所在的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的公司里聚集了一大波人,他们中既有房东、也有租客,都是来讨要房租或押金的。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一个名为“爱公寓”消费者维权群里,看到了更多针对该公司拖欠房租和押金的投诉,甚至有租客反映,他们面临着被房东清退出门,无家可归的地步。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这家名为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仅在2018年,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起诉的案件就多达十余件。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爱公寓”上海分公司负责人出面回应,“爱公寓”之前欠了1.6个亿的外债,现在由他们负责接手。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爱公寓”上海分公司总部

  “爱公寓”成立于2017年,母公司为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业务包括了房地产经纪、物业管理、自有房屋租赁等,其中核心业务为分散式长租公寓。

  不同于整栋经营的集中式长租公寓,所谓分散式长租公寓,房源主要为个人房屋。因此公司通常会先跟房东签署3到5年不等的长期租赁合同,获取房源,再通过对房屋进行装修包装,转租给租客,从中获利。

  “爱公寓”目前经营长租公寓约4000套,但从2018年4月起,公司资金链断裂。2018年5月,公司通过股权出让的方式,将股份分别转让给了北京华巍物业管理公司和上海歆东商务咨询事务所,但目前仍然有4000多名房东或租户被拖欠房租或押金。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爱公寓”上海分公司负责人

  “爱公寓”的房东李先生,2年前将房子以4300元每月的价格与“爱公寓”签订了一份为期5年的租赁合同。合同签订之初,“爱公寓”还能按照合同约定,按月支付房租,可没过多久,便开始拖欠房租,经常四五个月不交。李先生曾想过去法院起诉,但转念一想觉得打官司损失太大,便放弃了这个念头。为了顺利拿到自己应得的房租,李先生只好耐着性子一趟趟往公司跑,最多一天能跑三趟。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爱公寓”房东李先生

  相比这些已经数月没有收到房租的房东来说,租客们则表示更冤,他们不明白,自己每月都按时交纳的租金究竟去了哪里。

  “爱公寓”租客孙女士说,2017年8月14日,她按“爱公寓”工作人员要求验证了身份信息,并绑定了银行卡,跟一家名为平安好房的金融平台,签订了为期一年的“租房贷”业务,共计贷款15400元,分11期支付。原本以为这是租房的正常手续,但直到今年3月,孙女士收到了房东的清房通知书,因为“爱公寓”拖欠房租,房东要求她限期搬离。孙女士来到“爱公寓”讨要说法,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分期付款,其实就是按月需要偿还的小额贷,每月的房租实际上是在“还贷款”。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清房通知书

  不仅如此,孙女士随后又接到“爱公寓”的通知,说公司与“平安好房”已经解除了合作,转贷到一个名为“元宝E家”的金融平台。一边贷款合同没有终止,另一边又被转贷,这令她很是气愤。在此之前,“爱公寓”保证一周之内帮她解除贷款,但三四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解除。

  当着记者的面,孙女士打开了“平安好房”App,上面清楚地显示,2018年,5、6、7三个月都为逾期,也就是说,爱公寓实际上并没有偿还平安好房的贷款,孙女士现在不仅被房东驱赶,同时还欠着“平安好房”和“元宝E家”两个金融平台的贷款。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平安好房”App

  租客们说,他们担心的不仅仅是利益受损,逾期产生的不良记录,还会被记录在个人征信中,对未来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在“爱公寓”消费者维权群中,就有租客在个人征信中查询到了金融平台“元宝E家”合作机构“晋商金融”提交的个人贷款不良记录。“元宝E家”的客服告知租户,“元宝E家”为金融支付平台,没有放贷资质,资金都是由合作金融机构发放。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此次爆仓的“爱公寓”租客超过了4000人。公司通常都是以“押一付一”的方式,吸引租客签订一份为期最短一年,最长多达3年的租赁合同;接着让租客以个人信用做承诺,通过绑定身份证和银行卡获得金融公司一年的租金贷款;随后金融公司会将租客的租金贷款一次性转付给“爱公寓”,租客则按月给金融公司偿还房租和服务费。

租房贷受害者:我以为只是租了房 却莫名欠下一身债

  “爱公寓”公司为何对于租客办理“租房贷”如此热衷呢?

  中国饭店协会设计与工程委员会副理事长刘国祥从80年代就开始参与公寓项目经营,在酒店公寓从业多年的他告诉记者,眼下“租金贷”已经成为了一些长租公寓扩展规模的利器之一,以租客个人信用进行贷款,大笔资金通过“租房贷”,像滚雪球一样,进了长租公寓平台的口袋,扩大市场规模就有新钱入账,而入账的资金又可以继续扩大规模。在利益的驱动下,各大长租公寓公司疯狂抬价抢占房源。

更多